<optgroup id="gxzwx"><em id="gxzwx"><del id="gxzwx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1.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  當前位置:主 頁 > 親情故事 >

      有一種卑微叫做父愛

      時間:2016-05-24 作者:琴臺 點擊:

        爸爸身高不到1米6,我和弟弟都遺傳了他的基因,從小到大一直是班級最矮的學生。這確實讓人沮喪,每每被同學嘲笑,我和弟弟都會回家沖他發脾氣。爸爸卻總是“嘿嘿”地笑,一個勁兒討好我們買東買西。我和弟弟大嚼著他買的水果,轉身對著媽媽撒嬌:“要說也怪你,好好地干嗎跟我爸啊,如果不是他,我們肯定能長得特別高。”

        有一種卑微叫做父愛“我從進門第一天就沒正眼看過他。”媽媽接過我們的話茬,咬牙切齒地點著爸爸的后背,恨恨地說。我和弟弟習慣了立場一致地站在媽媽一邊。不是我們瞧不起爸爸,是這個人實在是一身的毛病。

        爸爸愛吹牛顯擺,還超級不識時務。我們不待見他,按說他就該躲到一邊好好干活,可他還是個話癆。只要我和弟弟不寫作業了,就一定追過來說東道西。我們不是不愿意和他交流,可他說的都是什么啊,老李家的黃牛下崽了,老王家的閨女和誰私奔了,雞毛蒜皮,聽得人耳朵都起繭子了,實在讓人不耐煩。

        到我們上了初中,家里的經濟壓力更大了,當時村里有一個人帶隊出去干建筑,媽媽立刻求人家帶上爸爸。爸爸離開了家,我和弟弟都長出一口氣。卻沒想到,到了工地不久,爸爸就買了一部二手手機,沒事就給家里打電話。媽媽忙,沒時間和他嘮,他就拽著我和弟弟問長問短。手機信號不好,時斷時續的,我們根本聽不清他說什么。而他呢,無論我們說什么,都在電話那端說個不停。

        以后他再來電話,我們倆就互相推著不接。或者就摁了“免提”,任他自己在電話那邊白話,我們這邊該干嗎干嗎。

        在家的時候爸爸總打電話也就罷了,我上了外縣的高中,距離遠了,功課忙了,本以為爸爸不這么黏人了,卻沒想到,他還是每三天一個電話。

        電話的內容千篇一律,吃的啥?睡得好嗎?功課累不累?我聽得煩死了,每次都回他:“我正看書呢,趕緊掛了吧。”我這樣和他說話,他也不生氣,“嘿嘿”笑著掛了電話,隔三天又準時打過來。

        時間一長,同學們都知道我有個嘮叨爸爸了,他們還都挺羨慕。我閉緊嘴巴不說家事,同學們大都家境優越,像我這樣的農村孩子非常少。我不能想象,如果大家知道我爸爸只是個建筑工,他們會怎么想。

        越怕什么越來什么。高三的某天,正上課,爸爸突然來了。班主任告訴我這個消息時,我震驚得都不會說話了。

        校門口,遠遠地,爸爸局促地站著,穿著一件雪白帶著褶的白襯衣,領口還掛著沒有撕掉的吊牌。我紅頭漲臉地嚷他:“你來干嗎?”他誠惶誠恐地看著我,“我回家,路過你學校,很惦記??”

        他嘟嘟囔囔說了很多,末了非要帶我出去吃飯,我想都沒想就拒絕了。最后,他很尷尬地塞給我100元錢,轉身走了,一邊走一邊脫下那件白襯衣小心地包好。看著他身上露出大洞的破背心,我心里一時酸楚,正想再喊他一聲,一個同學忽然從背后過來:“誰來看你了?”

        我慌慌張張搪塞,立刻轉身跑掉了。晚上給家里打電話,莫名其妙地發了頓脾氣,雖然沒有明說,他好像意識到了什么,之后再也沒有來過學校,電話也不打了。

        8月上旬的時候,大學錄取通知書到了。學費6400元,算上其他雜費,一共1萬元。

        媽媽在家里開始賣糧食籌錢,一邊又催著爸爸找工頭結算工資。8月底的時候,爸爸興高采烈地打回電話來:工頭說只要看到我的錄取通知書,不僅能結清工錢,還能預支兩個月薪水。

        爸爸的意思是自己回來一趟拿通知書,卻又舍不得每天70元的工錢,最后還是媽媽作了決定,讓我帶著錄取通知書去找爸爸。

        8月底,立秋早就過了,天氣不那么炎熱了,可當我按照爸爸說的地址找到那片正在施工的工地時,還是感到了一陣陣的熱浪。大大的太陽無情地炙烤著,工地上的人幾乎穿著一樣的衣服,都是臟得看不出顏色的背心短褲。他們有的砌磚,有的運沙子水泥,還有的一下下敲打著鋼筋什么的。我茫然地站著:爸爸在哪里啊?我怯生生地喊著“爸爸”,機器轟鳴中根本就沒人聽見。沒辦法,我只好打爸爸的手機。得知我已經到了,爸爸的聲音里充滿了驚喜,他極力大聲嚷著自己的位置。我看了半天,才看到不遠處高高的腳手架上,有個矮小的、不斷揮舞著手臂的人。

        陽光刺眼,無法長久仰視,模糊中的爸爸像一個歡樂的逗點在腳手架上一直跳著。

        眼淚猝不及防地落下來。那么高的大樓,這么熱的天氣,我第一次體會到一種深深的心疼。等到爸爸從腳手架上爬下來飛奔到我面前,看著他氣喘吁吁滿臉大汗的樣子,我的眼淚更洶涌了。

        這個一直被全家人輕視躲避的,矮小、辛苦卻總是樂呵呵的男人,被我的眼淚嚇住了,他一連聲地問我受了什么委屈,汗水在他滿是灰塵的臉上沖出一道道痕跡,看著他那滑稽的樣子,我又破涕為笑。

        按照媽媽的意思,拿了工錢我立刻就回去,可爸爸堅持留我住一晚,他要請工地上的工友喝酒慶賀一下。擱往常,我一定會責備他浪費,可現在,看著那些憨笑的叔叔大爺,看著瘦小得讓人心酸的爸爸,我點頭答應了。

        那天晚上,在工地附近一個大排檔里,爸爸要了好多啤酒和小菜。我按照他的吩咐,恭恭敬敬地給各位叔叔大爺敬酒。大家都特羨慕地看著我們父女,那個瞬間,矮小的爸爸好像—下子變得很高很高。他用一種我從來沒見過的豪氣大碗喝酒,不一會兒就喝高了。喝高的他,拉著我的手“啪嗒啪嗒”地掉眼淚,“閨女,你可給爸爸爭了一口氣。”

        我的眼圈也有點發紅。工友們七嘴八舌地讓我以后要孝順爸爸,在他們嘴里,我才知道這個小個子男人為了我和弟弟的學費,別人不愿干的事他干,別人覺得危險的活兒,他二話不說沖上去。

        酒宴散了,工友們三三兩兩地回去,爸爸歪歪斜斜地領我去早就定好的旅店。他再三檢查床鋪是否舒服,我讓他歪在床上歇一下時,他“嘿嘿”笑著擺手拒絕:“不,爸爸身上臟??”

        我佯怒著把爸爸推進衛生間,等他出來時,換上了我在小店給他買的干凈的背心短褲。爸爸小心地躺在床鋪上,說是歇一小會兒,可不到10分鐘就鼾聲如雷。我蹲在衛生間洗父親換下來的衣服,水換了一次又一次,那兩件衣服上的塵土,好像永遠都洗不凈。

        午夜了,整個世界都靜下來,我悄悄坐在床邊,看著酣睡的爸爸。那一刻,他像個純凈的嬰兒,眉頭舒展,睡夢里也帶著笑意……




        本月熱點
    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