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gxzwx"><em id="gxzwx"><del id="gxzwx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1.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  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      感恩是一種動力

      時間:2014-04-15 作者:天天故事 點擊:

        那一年,我大學畢業了。在一次人才招聘會上,我被南方一家企業相中。與我同時被吸納的,還有另一位畢業生。他姓周,經歷與我大同小異。

        報到那天,公司老總親自領著我們參觀工廠。來到一個車間,他對我們說:“歡迎加入我們的企業,從今天開始,你們就是這個車間的工人了。”說著他把車間主任喊來,叫他給我們分配活兒。然后轉身走了,留下我和小周面面相覷。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,車間主任就塞給我們每人一副手套,叫我們跟工人一起去搬鐵塊。

        這是一家鋼鐵企業,我們現在所處的車間,是切割鐵塊的,車間主任安排我倆的,就是從一處鐵堆里搬出鐵塊,抬到切割機上去。這不是最原始的體力活嗎?我們兩個大學畢業生,只能做搬運的工作嗎?就在我猶豫時,小周說了一聲“干吧”,就已經上前,彎下腰去搬鐵塊。等我們干起來,才意識到鐵塊的沉重超乎想象。只搬了幾塊,我們就已經氣喘吁吁了。

        對我們來說這一切太出意外了,剛來時的那份欣喜,蕩然無存。下班以后,我們拖著沉重的雙腿,一邊走出車間,一邊唉聲嘆氣。我向小周提議,我們立刻去找老總,向他問個明白,為什么分配我們當搬鐵工?小周想了想,勸我說:“我們的簡歷老總很清楚,我們還是先干著吧,反正已經來了。”

        小周不愿去,我也只好暫時忍耐了。從此我們上班的地點,就是這個車間。我們的工作,除了搬鐵就是搬鐵。我心里的不平和不服,越來越深。我有點憎恨這個企業,尤其是這個老總,我認為他們不是真的需要人才,招我們來,無非是往臉上貼金,搞些表面文章而已。一想到這點,我頓時有點灰心喪氣,覺得自己的前途毫無光明可言。我多次與小周交流,把這種情緒發泄出來。本以為小周跟我一樣牢騷滿腹,可他看上去并不激動,只是微笑著說:“既然已經來了,就不要想那么多了。我們先把分配給自己的工作做好,如果連簡單工作都做不好,我們也沒有和企業談條件的資本啊。”

        慢慢地,我對小周這個人有點看不慣了。我覺得他并不聰明,習慣于隨遇而安,逆來順受,缺少青年人的闖勁、沖勁。

        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。我剛想找老總,老總卻來了,他告訴我們,從明天開始,為我們換個新的崗位。我一聽十分高興。哪想到,所謂新崗位,不過是另一個車間而已,活兒還是又臟又累。又一個月以后,老總讓我們進另一個車間,那是本企業最危險最艱苦的穿鋼車間,烈焰騰騰的爐子里吐出一根根通紅的鋼條,氣浪灼人,充滿驚險。我讀了幾年大學,到頭來竟會成為一名燒爐工,這真是做夢也沒想到的。此時我做好了辭職的準備,就等著實習期滿,看老總怎么安排我們。

        按照合同規定,我和小周進企業,要有半年的實習期。我是扳著指頭,一天一天計算著的。半年,終于到了。我長喘一口氣,心里想,對我們的磨練期總該結束了吧。

        可出乎意料的是,并沒有誰來通知我們離開爐前。一切依然是老樣子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看小周還是不愿去和公司談判,我生氣地吐了一句:“沒勁!”決定自己一個人去。走進老總辦公室,老總問我:“有什么事嗎?”我極力壓抑著不滿,把自己的意見提了出來。老總和顏悅色地問我:“那么你希望自己做什么工作呢?”

        我愣了愣,自己只是對眼前的工作不滿,至于自己到底能做什么,我還真的沒有細致想過,現在只好硬著頭皮說:“至少,我不能總在車間里,干這么粗的活吧。”老總點了點頭,一揮手說:“好吧,既然這樣,你到質檢科吧,擔任質檢員,怎么樣?”我一聽,心里暗暗高興,不管怎樣,我到底可以脫離鋼爐,成為一名科室人員了。

        我就這樣進了質檢科。一段時間后再看小周,依然留在鋼爐前,與通紅的火鋼打交道,沒有被調動的任何跡象。我幾次慫恿他學學我,直接找老總提意見,但他總是微笑著,顯得無所謂。我問他難道真愿意干工人干到底嗎?他攤了攤手:“這不是挺好嗎?你看我現在體質越來越強了。”雖然知道他這是開玩笑的話,作為同來的大學畢業生,我替他感到冤枉,也對他很不滿,認為這個人過于膽怯,連為自己爭取權益的勇氣都缺乏。




      本月熱點
  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