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gxzwx"><em id="gxzwx"><del id="gxzwx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1.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  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      鐵臂阿童木和他的愛情

      時間:2012-10-02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      高中時代,我的歷史老師姓李,30歲左右,中等個子,蒼白而又消瘦。李老師總是獨來獨往,背一個巨大的書包,透著郁郁寡歡和懷才不遇。大家取了那個“木”字,稱他為“鐵臂阿童木”。

        平日里,李老師沉默寡言,但在課堂上,他口才奇好。干巴巴的教案經由他的口,竟變成了活靈活現的歷史故事。就這樣,講課的人不用講稿和提綱,話題拈之即來:聽課的人免去抄筆記之苦。聽得癡癡入神。只要李老師的課,45分鐘稍縱即逝。因為李老師,學習和聽課在我看來,第一次變成了一種真正的快樂。

        然而對于高考的學生,歷史課本是一種無法擺脫的束縛。就連李老師也不得不回歸書本,開始在課堂上分析歷年的高考試卷。他再也不講故事了,相反,只要一張嘴,便是“義和團是中國人民反帝愛國運動的一部分”之類的標準化答案。

        只是此后的李老師。手上、身上落滿了白蒙蒙的、粒粒屑屑的粉筆灰,越發顯得落寞。

        很快,傳來了李老師要報考北師大研究生但學校就是不肯放人的消息。還聽說。李老師想考研究生,居然是因為一段凄美的愛情故事。關于李老師的一切,開始在同學中傳頌,它滿足了一群高中生對才子佳人和瓊瑤式愛情的全部幻想。

        而此時,班里一位女同學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他。

        從高三的某一天開始,但凡李老師提問,這位其他課上從不主動回答的女同學一定會高高舉手。終于有一天,李老師叫了她的名字,說:“你來回答。”

        女同學為這一刻,已經等了很久。她站起來,低著頭,沉默了一會兒,用蚊子一樣細弱的聲音擠出一句話:“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聽你叫我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教室里一片嘩然,李老師原本就缺乏血色的臉頰也由自變紅,又由紅變白。 從此,李老師不再神態自若,講課時要么目光空洞,要么窘迫地低著頭,假裝看課本。

        據說她還曾冒著酷暑,每天到公交車站,等李老師下班一同坐車,甚至夜深了,還守候在李老師家樓下。

        慶幸的是,她沒有被扣上“早戀”或者其他更惡劣的帽子。在學校老師多次找她談話后,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        人大附中的校園很美,東西教學樓都有著古老而厚重的紅磚墻,兩幢樓中間,是一片草木蔥蘢的小花園。樹影婆娑間,總有同學三三兩兩藏在樹林里,躺在草坪上,談生活,談理想,談學習,當然,還要談戀愛。

        而那片花園。也構成了青春記憶里最美好的背景。日后,我曾經不止一次回到那里,也曾經不止一次地猜想,不知道李老師和其他許許多多的老師們會不會在電視里看到,他們的學生對于人大附中的種種依戀和懷念。

        畢業十幾年了,我再沒回去探望過李老師。斷斷續續聽說他后來轟轟烈烈地上演了一場真正的師生戀,如今已經修得正果,結婚生子。而且,據說李老師也安心扎根附中,成了全國歷史特級教師。




        本月熱點
    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