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gxzwx"><em id="gxzwx"><del id="gxzwx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1. <optgroup id="gxzwx"></optgroup>
      當前位置:主 頁 > 哲理故事 >

      胡雪巖的“無能”

      時間:2011-10-08 作者: 點擊:

        杭州城的東南角有座占地十多畝的豪宅,這座豪宅的最早的主人,就是清朝的全國首富胡雪巖。胡雪巖當年因為協助左宗棠興辦洋務、助軍餉,受到朝廷嘉獎,封布政使銜,賜紅頂戴,紫禁城騎馬,賞穿黃馬褂。胡雪巖在建造這棟豪宅府第時,大宅西北角有一家小剃頭鋪,怎么也不肯遷移,成了釘子戶。胡首富愿意給剃頭鋪老板比市價多幾倍的銀子,作為搬遷的賠償,但是剃頭鋪就是不肯搬走,結果,胡雪巖一直到死都沒有動得了剃頭鋪。

        當年的胡雪巖也算牛了吧,紅頂商人,全國首富,紅黑兩道都吃得開,一跺腳整個杭州城都晃動,但窮當當的剃頭鋪更牛,我就是不搬,給多少銀子也不搬,看你有什么辦法。我的房子雖然破舊,但是“風能進,雨能進,首富不能進”;我人雖然卑微,卻是個“蒸不爛、煮不熟、捶不扁、炒不爆、響當當一粒銅豌豆”。

        在下學識有限,史料不齊,沒查到胡雪巖究竟和這個釘子戶怎么斗法,他都采取了哪些手段,為何不能奏效,反正就覺得他這事辦得很窩囊,很無能,這可遠不是他的行事風格。想當年,胡雪巖白手起家,縱橫捭闔,經過多少大風大浪,制服多少難纏對手,怎么會連一個小小的剃頭鋪老板都擺不平呢?我實在想不通。

        如果我是胡雪巖,既然你這個剃頭匠不吃敬酒吃罰酒,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。最便捷的辦法就是動用黑社會,先給他扔黑磚、砸玻璃,進行恫嚇威脅;再不然,三天兩頭到他店里尋釁鬧事,讓他生意做不下去;實在不行,干脆找人把他“做了”,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反正我有的是錢。

        還可以動用官兵,這樣更冠冕堂皇。也別去驚動左宗棠了,杭州知府本就和我稱兄道弟,時常一起燈紅酒綠,我再花些銀子,買他一紙公文,公開動用官兵進行強制拆除,有敢阻攔者,判你妨礙公務,對抗官府,先拉進衙門打五十大棍,看你這刁民還牛不牛。

        如果擔心勾結黑道會把手弄臟,動用官兵怕人說倚強凌弱,那還可以采取“經濟手段”,譬如斷水、斷路、斷糧,讓你生活不便,處處困窘,知難而退;或進行惡性競爭,就在你的剃頭鋪旁邊再開幾個我的剃頭鋪,搶你的生意,砸你的飯碗,看你服軟不服軟。

        當然,還有其他辦法,只要有錢有勢,心黑膽大,不相信就收拾不了一個剃頭鋪老板。可是,歷史事實是,胡雪巖這些辦法都沒有用,居然眼睜睜看著那個小剃頭鋪在他的豪宅大院旁邊耀武揚威,一直到死。也不知道是胡雪巖智商不夠、魄力不足呢,還是不敢、不屑、不愿,反正,堂堂全國首富就是奈何不了一個小小的剃頭匠。

        一個社會,如果還有一些無論多少權勢金錢都無法買動或征服的東西,或許是一個剃頭鋪,或許是一座磨坊;一個強人,如果不論怎樣強勢,炙手可熱,他都有不敢干的事情,不管他是害怕王法還是忌諱輿論,抑或害怕良心譴責;一個弱者,如果不論怎樣貧弱,賤如草芥,都能有一套保護自己不受欺侮的盔甲,或許靠法制,或許靠民主——那么這個社會就是有希望的,就不會那么暗淡,無論古今中外。




        本月熱點
        隨機推薦